您当前位置:皇冠体育 > 大赢家足球即时比分 > 篮球比赛 >

有志匡家国,铁肩担道义—欧米·卡斯比

责任编辑:2345a 文章来源:大赢家足球即时比分 更新时间:2016-01-11 05:12
有志匡家国,铁肩担道义—欧米·卡斯比

  11月6日,周五,一声枪响惊动了Beit和Anan的交界处,那是西岸城市Hebron的北部,空余一名上半身受到重创的19岁以色列士兵。这已经当天发生在以色列西岸的第四次袭击了。

  Omri 卡斯比在萨克拉门托国王队主场——睡眠列车球馆的主队更衣室里面得知了这令人沮丧的消息。他的手机仿佛拉起了红色警报,伴随著所有在以色列土地上炸裂的火箭弹、迫击炮弹或是导弹,在他的耳边放肆地嘶吼。

  这就是NBA历史上第一个在以色列出生的球员曾经的生存环境。“我的家人就生活在如此靠近边界的地方,我们称之为‘前线’之处,这真的让我感到很为难,” 卡斯比跟SI.com的记者说道。“我很难集中自己的精力。”

  卡斯比出生在工业城市Holon,那是特拉维夫(Tel Aviv)以南、中部沿海地带的一处郊区。就在卡斯比年方及垂髫的时候,他的双亲就搬到了一个更小的城市——Yavne,那里距离北加沙地带仅仅25英里。

  “每次加沙那边要闹事起冲突,我家都能感觉到,因为这动静就在我家的角角落落回响著,”卡斯比说道。

  卡斯比家的房子建于1992年,在现代以色列建筑标淮开始实施之前,该地区所有的家庭住房都必须包括一个防空洞。最近的防空洞距离卡斯比家的房子只有100米远。“我们只需要躲到其中一个房间里,聚在一起等待轰炸结束就行了,”卡斯比回忆道。

  卡斯比母亲那边的曾祖父母在犹太人大屠杀的早期阶段就逃出了波兰。他们在西班牙落了脚,生下了卡斯比的外婆。再度从西班牙出发,苦难的一家人先是到了塞浦路斯,最后才到了以色列。他父亲的一族则是从摩洛哥那边过来的。现如今,摩洛哥过来的犹太人已经在以色列形成了第二大的犹太人社区了。

  他的亲哥哥Eitan现在是里雄莱锡安队(Rishon Etzion)的一个年轻的教练,正是他将当初年仅10岁的卡斯比带进了篮球的世界,那恰好是Michael Jordan于1997年率领麾下公牛队捍卫自己第四座总冠军奖杯的时候。芝加哥是当时唯一一支在以色列广为人知的NBA球队,这就培养出了一名远离“风城”半个地球这么远的Jordan死忠。

  “我总觉得公牛队是我们所有人的主队,”卡斯比说道。而现在,卡斯比自己就成为了鼓舞全以色列篮球小子们的那一个NBA球员。

  他经常利用自己在全球平台的影响为跳板,不遗余力地支持自己的国家,这样的机会在他登陆NBA之前是不存在的。要知道,跟以色列国家男篮一同乘坐国际航班的时候,卡斯比和他的同胞总是被提醒要用行李隐藏自己球队的标识,就是出于安全隐患问题。

  “这让我感到很伤心,真的,” 卡斯比说道。整个球队出行的时候会有六名荷枪实弹的安全警卫陪同,而到了目的地之后,当地也要提供一支护卫队保护他们。

  在他的四年特拉维夫马卡比队生涯中,卡斯比在每个客场的球馆都要面对反犹太主义的浪潮。 “这实在是稀松平常的事了,”卡斯比谈道。“这就是马卡比队征战的一部分。”

  NBA的生活为他打开了一扇从来没想到过的大门。 “我觉得人们都很好奇啊,”卡斯比笑称。“好多美国本土的球员总是在问,‘那是怎么回事?’、‘你会怎么看?’、‘这种事情什么时候会结束?’、‘解决办法是什么呀?’、‘你在这样的环境里怎么生活啊?’”

  于是,卡斯比决定将最真实的以色列赤裸裸地展示给他们看。去年的夏天,他带著国王队的球员考辛斯和卡隆·巴特勒、前队友帕森斯、埃文斯、伊曼·香珀特、阿兰·安德森以及罗杰梅森到以色列过了一礼拜。而NBA第二位在以色列出生的球员、前达拉斯小牛队球员Gal Mekel也参与其中。

  “尽管他已经从这里走了出去,见识到了外面的世界,他依然想要回到这里,将他在外面学到的东西以及增长的见识回到生他养他的地方,” 香珀特说道。

  特拉维夫马卡比队负责国际事务的副总裁Yaron Talpaz一语点出了此行的意义所在:这比篮球领域意味得更多,也比政治领域意味得要多。

  “我们都知道,政治话题会占据绝大部分的新闻头条,但其实以色列还有很多别的方面可以展示,”Yaron Talpaz如是解释到。

  Talpaz回忆起了2010年萨克拉门托国王队造访纽约麦迪逊广场花园球馆时的情景,那正是卡斯比宣传效应的催化剂。这名新秀前锋在喧闹的纽约观众面前拿到了18分和9个篮板的数据,而当晚正是尼克斯队举办的“犹太人遗产之夜”活动。Talpaz端坐在以色列的家中,通过电视上的体育频道观看了这场比赛的直播。

  “半个麦迪逊广场花园球馆的现场观众都成了卡斯比的球迷,”Talpaz解释道。“我觉得他在经过了这么一场疯狂的比赛之后,就很清楚自己有办到这种事情的能力。”

  那个夏天的“卡斯比旅行团”彻底火了起来,当中最引人瞩目的搞笑照片当属考辛斯和伊曼·香珀特分立卡斯比两边,好似“左右护法”,三个彪形大汉从头到脚裹满了死海里挖上来的泥巴。他们咋不上天呢?于是全团人又包了直升飞机,从天上游览了耶路撒冷。每一名球员都参观了历史痕迹斑驳的西墙注1,并像那成千上万的、于周五晚上前往广场上庆祝安息之夜的信徒一般,往缝隙里塞入自己的小纸条。

  注1:西墙,又名哭墙(希伯来语:הַכֹּתֶל הַמַּעֲרָבִי,HaKotel HaMa'aravi;阿拉伯语:حائط البراق,Ḥā'iṭ Al-Burāq)位于耶路撒冷老城内,圣殿山山下西侧。这是环绕第二圣殿庭院的古城墙的残存部分。在四面墙之中,西墙被认为是当年最靠近圣殿的,使它成为犹太教信仰中除圣殿山本身以外最神圣的一个地点。

  “这一切都看起来有点...史诗的感觉,” 香珀特说道。“仿佛我们站的这个地方有一种特殊的意义。“

  一群篮球运动员的旅行,自然少不了篮球训练营,一共有150名犹太的、阿拉伯的以及德鲁兹的儿童参加了在特拉维夫的训练营,还有另外200名儿童参加了在耶路撒冷的训练营。“我在一个非常特殊的位置介绍我的好朋友们,这是全中东唯一一个宗教信仰自由的国度。你可以信奉伊斯兰教,也可以信奉基督教,你可以去当一个犹太人,”卡斯比解释道。“这就是这里的了不起之处。”这个训练营以训练项目丰富而著称,香珀特老师会在这里教导控球技巧,考辛斯老师的科目是低位进攻技术,而帕森斯教授指导的则是跳投的窍门。

  “他对自己的出身感到非常自豪,”帕森斯谈道。“他曾在以色列的国防军服役过,他的妹妹服役过,他的父亲服役过,而他的哥哥现在依然在后备役中。”

  卡斯比很清楚自己不是一个政治家。“我们需要一个奇迹”就是他对于结束自己国家无休止战争的解决办法。

  要知道,他在关心著以色列的“希望之光”的同时,还有花心思去平衡自己那与之相隔整个大西洋的。艰难险阻的NBA赛程。

  在这个赛季,卡斯比场均能够缴出职业生涯新高的12.8分,而且他的三分球命中率能够排在全联盟第三的位置上。在本赛季的NBA比赛中,只有四个球员能够在满足投篮命中率高于50%、三分球命中率高于40%的条件下,每场投进至少一个三分球:库里、杜兰特、伦纳德和斯比。

  卡斯比就是这么一个将民族和国家扛在肩上的球员。

  • 相关阅读:
  • 皇冠现金
  • 卡斯比
  • 版权信息 2015-2016皇冠体育网站提供的的文章均由本站TC体育编辑,如要转载,请注明本站网址:/